福建时时彩诈骗新闻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福建时时彩赌博 福建时时彩快三 百度福建时时彩11选5 福建时时彩选号技巧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今天 福建时时彩开彩结果 福建时时彩几个有中奖 福建时时彩现在还可以刷钱吗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福建时时彩官方开奖 福建时时彩号码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 体彩福建时时彩 福建时时彩诀窍软件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如何购买 福建时时彩开奖现场 福建时时彩诀窍交流群 福建时时彩4星组6号码 福建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福建时时彩开奖记录 福建时时彩网上投注 福建时时彩开奖表 福建时时彩中奖图 福建时时彩诀窍视频 福建时时彩列表 福建时时彩票中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官网下载 福建时时彩快3百度 福建时时彩0 福建时时彩彩开奖记录 福建时时彩平台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软件 福建时时彩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彩开奖公告 福建时时彩开奖走势 福建时时彩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彩倍投技巧 福建时时彩平台官网 福建时时彩0 福建时时彩什么时候换 福建时时彩11选五直选3 福建时时彩网 福建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福建时时彩11选5技巧稳赚 福建时时彩诀窍视频 福建时时彩彩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阶级的债务“纸牌屋”

来源:钛媒体 作者:智本社 2019-04-12 10:19
在过去10年全球经济货币化的宏大叙事中,中产阶级享受着财富膨胀的盛宴;然而,2019年,交响乐渐行渐远,明斯基时刻若隐若现,看谁在曲终人散尽后依然酣醉迷糊、浓睡不消……

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阶级的债务“纸牌屋”.jpg


文章来源钛媒体,作者智本社,原标题《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阶级的债务“纸牌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众筹之家
www.lo08.ooo,或关注微信公众号(ID:zczhijia)


中产阶级群体的壮大,被认为是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稳定的基石。然而,最近几十年,全球中产阶级衰落似乎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十年间中产阶级经历狂风骤雨般去杠杆后大面积坍缩。


1991年日本泡沫危机爆发,在“失去的十年”间,中产阶级大量消失逐渐走向“M型社会”


在过去10年全球经济货币化的宏大叙事中,中产阶级享受着财富膨胀的盛宴;然而,2019年,交响乐渐行渐远,明斯基时刻若隐若现,看谁在曲终人散尽后依然酣醉迷糊、浓睡不消……


本文从经济的底层规律,分析影响中产阶级财富与收入的房产、货币、股票、税收、失业五大要素。


货币 | 金融——“铸币税”与倒U型曲线


1918年美国劳工部就发起“拥有自己的房子”运动;1960年代?#24049;?#36874;总统提出“伟大社会”目标,决心为美国人的“自身家园”而努力;小布什总统提出“美国住房梦”计划,出台?#26031;?#21169;次贷的《美国梦首付法案》。


?#23548;?#19978;,住房是人的安身之所、心灵家园,拥有住房应该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所以,房产无罪,货币才是恶魔,房价问题本质是货币问题。正如小布什总统的“次贷计划”才是中产阶级的噩梦。


住房社会化是最理想的机制,但极少国家能够做得到;住房市场化是最高效的机制,大多数国家都采用这种方式;而住房货币化则是最糟糕的机制,美国、日?#23613;⑴分摶约?#20013;国都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这条高维生存之路。


1980年代开始,美国总统里根和美联储主席沃尔?#26031;?#21516;导演了“里根大循环”。“里根大循环”本质上是一个金融?#26102;?#20027;义主宰全球化经济秩序——即强美元与高债务并存,金融繁荣与实业凋零并存,财富集中与中产空虚并存。


从此,世界各国跟着美国走上了货币主?#20303;?#37329;融主导、债务扩张、财富分化的不归之路。


在美联储强势美元和信息?#38469;?#30340;推动下,华尔街金融裹挟金融?#26102;荊约?#22823;规模金融衍生品,横扫全球制造业、科?#23478;怠?#21046;造业?#32422;?#20892;业市场。大量财富集中到少部分金融巨头及金融精英手中,而大部分在实体经济中从业的工薪中产的收入反而减少。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1997年-200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数增长了13%,也就是说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增加了13%,但扣除通胀因素,?#23548;?#21487;支配收入反而下降了。研究还显示,美国中产阶级的个人资产比其收入缩水程度更大。1971年至2011年中产阶级收入的中位数下降了5%,但同期净资产中位数则由近13万美元下降至9.3 万美元,降幅达28%,资产缩水将近三成 。


在金融?#26102;?#20027;义体系中,货币发行权是集中或洗劫财富的“金权杖?#20445;?#35841;掌握了这柄“金权杖”谁就能号令天下,向广大“币民”收取铸币税,集亿万财富于一身。


在全球金融格局中,美国掌控了最高权杖,通过美元向全球各国收取铸币税。而在各国金融体系中,谁掌控了央行谁就掌控了这个国家的财富分配权。


政府为了实现财政扩张和债务扩张促进投资拉动,往往通过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方式融资。这种方式本质上是通过发行货币向全民征收铸币税,让全民买单。


这种“直升机撒钱”的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是全民均摊,?#23548;?#19978;非常不均衡。与政府相关的、信用好的国企、房地产、基建、金融?#32422;?#36164;金密集企业及个人可以获得极大的“货币红利?#20445;?#32780;与政府不相关的企业与个人,广大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业的工薪中产阶级不但无法获得任何好处,更大可能是财富在资产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中缩水。


首先,“货币富余”领域与“货币贫乏”领域之间的收入差距拉大。


大量货币流到市场上有一个传导过程,并不会立即引发市场价格普涨(通货膨胀)。货币富余领域的价格一般会先上涨,根据斯托尔伯-萨?#35759;?#26862;定理(指某个产品价格增加并不会导致所有要素的?#23548;?#25910;益增加,而是导致这一产品密集使用的要素的?#23548;?#25910;益增加,而没有密集使用的要素的?#23548;?#25910;益反而会减少),该领域的从业者收入会增加,而货币贫乏领域的收入反而可能会下降。


广义货币大规模增加时,基建、房地产、金融、银行、股票、资金密集型制造业更可能是受益者,而软件、设计、餐饮、零售、知识产业、?#32960;?#26381;务业的收益反而因为资产价格上涨或通货膨胀而降低。不幸的是,大量中产阶级居于后者。


其次,货币超发导致资产价格上涨,中产的大量财富被刚需房产所吸收(第二部分论述)。


第三,货币超发导致物价普涨,由于工资黏性,工薪阶层的工资无法立即上涨或涨幅比例不如物价,同时中产的刚需消费比例大,这相当于购买力下降、财富被?#36153;梗?#32780;富人因刚需消费占?#35748;?#23545;?#31995;?#24433;响较小,如此拉大?#20284;?#23500;差距。


法国在过去三四十年内,中产阶层收入上涨速度落后于住房、水电、?#21152;?#31561;物价上涨速度,导致目前中产阶层每?#24459;?#36127;的“强制性开支”比重提高,他们可自由支配资金比重下降,?#29616;?#24433;响其生活质量。“强制性开支”包括每月偿还住?#30475;?#27454;、各种税收、保险、房租等无法缩减的开支。调查结果显示,1979年“强制性开支”平均占法国中产阶层月支出的21%,但2010 时这一比例上升至38%。对中产阶层而言,“强制性开支”比例也在这段时间内从20%上升到32%。


金融?#26102;?#20027;义对中产阶级的第二个杀伤性武器那就是,金融?#26102;?#25899;取产业?#26102;荊?#23548;致实体产业和中产阶级空心化。


经济学家将库兹涅茨曲线运用到金融产业中,发现金融发展与贫富分化也呈现倒U曲线——金融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某个阈值,导致贫富分化加剧。


根据历史数据,美国的贫富分化正是从1980年代里根大循环时期的金融?#26102;?#20027;义开始的。


央行及信贷银行大规模的货币产能?#32422;案?#31181;金融衍生品的创新,促使金融产业向实体产业收取“铸币税”。金融产业成为食利阶层,实体产业沦为借贷者,本质上是一种租金模式。


所以,在金融对实体经济降维打击之下,中产阶级的收入被拉开差距。在次贷危机期间,美林公司的CEO塞恩年收入是1500万美元,贝尔斯登的CEO凯恩在倒闭前赚取了1100万元。在2000-2005年期间,华尔街金融精英赚得钵满盆满,美国的经济增长了12%,劳动生产率提高了17%,但?#32960;?#21171;动者的平均工资仅增长了3%。


由于金融给实体经济?#22836;?#20102;巨大的货币产能,导致市场价格扭曲,一些实体经济的企业主在跨期调节中发生了误判,往往扩大产能或增加投资,从而加剧了实体经营的风险,导致一些实体企业、企业主及工薪阶层收入下降。


另外,由于信息不对称、交易费用高、信用指数低、可信赖的抵押品不足,中小企业及中产阶级无法像大企业与富人一样获得足够贷款。他们很自然成了“货币贫乏”的一方,只能被动地接受财富被洗劫的厄运。如果美联储开启紧缩通道,中产的货币则更加?#36874;Α?/span>


所以,在美联储的一松一紧的美元“活塞运动”中,中产阶级的财富悄无声息地被压缩。


我们不排除普惠性金融对中产阶级的帮助,但在美元主导的金融?#26102;?#20027;义时代,过度金融化是中产阶级?#21051;?#30340;噩梦。


本质上,金融对中产阶级的掠夺,是央行可以无限扩张无锚货币产能的结果。


货币产能越大,越来越多的?#26102;?#21017;回流金融领域,金融空转越?#29616;兀?#23454;体经济则越凋零;金融大?#24615;?#23500;有,中产阶级越贫穷。


若将金融?#26102;?#20027;义秩序放大到整个经济制度,你会发现,市场化、金融化的经济制度本身就是一个冒险的体系,看似一?#25151;?#19968;环的风险最终都压到了中产阶级这个骆驼上。


央行货币制度、金融制度、政府财政制度、有限责任公司制度、代理人制度组合成一个庞大而脆弱的体系。


?#28304;?#36151;危机为例:


美联储大幅?#35748;?#35843;利率,?#22836;?#27969;动性支持中产阶级甚至低产者贷款;以雷曼?#20540;?#20026;代表的华尔街金融机构则大量发放次级贷款,让底层民众买房。


同时,联邦政府站出来做隐性担保,联邦旗下的房地美、房利美两家全美最大的住?#30475;?#27454;抵押公司,负责收购金融机构的贷款合同,然后打包到金融市场上销售。如果一旦发生危机,美联储又为这些金融机构充当最后贷款人,引发货币冲?#20540;?#22351;账。


事实上,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确实站出来为两房、高盛、花旗等巨头提供贷款,而真正的牺牲者是广大中产阶级,雷曼?#20540;?#21482;是他们弃?#24403;?#24069;、利益博弈的牺牲品。这种金融化的经济制度刺激金融巨头疯狂冒险,赚得钵满盆满、?#38454;?#37329;迷,而不管洪水滔天、芳草萋萋。愤怒的美国民众占领了华尔街,多年后他们用选票制造了“特?#21183;?#29616;象?#20445;?#20256;统建制派黯然失势。


如果一个国家广义货币平均增速>财政收入增速>GDP增速>?#29992;?#21487;支配收入增速,那么增速跑赢了?#29992;?#21487;支配收入的领域说明获得了巨大的“货币红利”。但是,没有跑赢的处境则更糟糕。如果继续扩张货币和财政,继续投资拉动增长,那么?#22836;?#26356;多的货币定然加剧贫富分化,增加中产阶级的财富风险。


在一个封闭的市场中,当资产泡沫达到一定程度,对于中产来说,所有的鸡蛋都放在本币这一个篮子里。而富人更有办法在全球?#27573;?#20869;配置资产,以规避汇率风险,促使财富保值、增值。


经济制度的金融化对整个国民财富构成降维打击,金融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才是解决这一沉疴宿疾的关键所在。


房产 | 债务——“纸牌屋”与“扫地出门”


美国房产次贷危机最终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美国乃至西方国家的中产阶级的财富大规模缩水,高失业率?#32422;?#27785;重的债务负担使全球中产阶级遭遇坍塌?#28304;?#20987;。美国累计失业人数超过800万人,多达200万美国家庭由于无力支付?#30475;?#32780;失去住房,沦为中低收入群体。


据斯坦福调研的数据显示,美国的中产阶级在2008年金融危机里损失惨重,大约占到了总财产的四分之一。但是,在这十年间,中产阶级财富收入在下降,而富人群体的财富却在增加。


主要原因是中产财富大部分用于买房。将财富过多地配置在房产上的风险,就相当于将多数鸡蛋置于一个篮子里。


在美国,房产占家庭财富的比例大概是34%,而中产的这一数据要高得多。中产的住房购买往往抵押比例更多,因?#20284;?#36130;富受到的边?#35270;?#21709;更大,随着住房抵押出现问题,房价下滑对中产净财富的伤害远大于对富人。


更为悲剧的是,百万中产家庭在危机中不得不将房屋交还给银行或?#22270;?#20986;售,这也导致随后的房地产回暖并没有真正惠及这部分人。而富人由于财富配置相对分散,受到次贷危机的冲击较小,现金流充足的富人和机?#22815;?#22312;危机中抄底房产。


此次金融危机对?#20998;?#22269;家的中产阶级同样造?#21024;?#22823;的冲击,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大量中产失去工作与住房,一度引发主权债务危机及社会动荡。经济与收入增长最为稳定的德国,其中产阶级规模也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萎缩趋势。201O年以收入水平衡量的德国中产阶级群体所占比重已由2000年的62%下降至54%。


“日本消失十年”的故事是中国财经自媒体最津津乐道的“三大?#20303;?#20043;一。1980年代,受低利率、宽信用刺激,日本房地产价格?#26412;?#33192;胀。在“卖掉东京买下半个美国”的冲动下,大量日本中产大规模举债押宝房子,一场空前的地产豪赌愈演愈烈。最终,日本央行快速加息主动刺破泡沫。


经济泡沫危机爆发后,日本中产阶级的财富规模瞬间“崩溃?#20445;?#19990;界上最勤劳、压力最大的日本工薪阶层负债累累、苦不堪言。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在其《M型社会》中指出,2015年日本已有八成人口沦入中低收入阶层!


大前研一发现,随着资源重新分配,中产阶级因失去竞争力,而沦落到中下阶层,整个社会的财富分配,在中间这块忽然有了很大的缺口,跟“M”的?#20013;?#19968;样,整个世界分成了三块,左边的穷人变多,右边的富人也变多,但是中间这块,就忽然陷下去,然后不见了。


所以,经济危机尤其是房地产引发的危机对中产财富的洗劫远大于富人。经济增长的收益流向了富人阶层尤其是富人中的巨富阶层,西方社会出现了“集体向下沉沦”的趋势。


房产,对于富人来说是财富、投资品,而对于中产来说,只是具有投资属性的刚需“消费品”。


中产阶级的房产其实是一个债务的“纸牌屋?#20445;?#20854;财富的背面就是负债,负债是真实的,而财富只是纸面上的。


对于房产属性的不同界定,直接导致中产与富人在房产投资上的风?#25484;?#24046;。


富人可以根据房产市场的行情灵活选择,而中产受制于孩子入学、婚姻生活、社会?#20843;住?#31199;房成本等非投资性因素的影响,在购房选择的制约?#38498;?#24378;,更多时候不是依靠对投资时机的主动把握,而是被动地依赖于自我财富积累与房价走势的契合(?#20284;?#22914;此,相比富人,中产在房产上更容易损耗财富,且背负高负债。正如当下的购房者,不少都是刚需,不得不接盘如此高位的房价,承受极重的?#30475;?#36127;担。


房产,?#24615;?#30528;中产几乎所有的财富梦想与幸福寄?#23567;?#33509;房价崩溃,中产梦也就支离破碎。


同样的味道,同样的配方。


失业 | 股票——“稳就业”与“在职贫困”


在西方国家,就业,几乎是中产阶级的唯一收入来源,是保住财富、维持中产生活的关键。换言之,失业对中产家庭来说打击是巨大的,长期失业则是致命的。


1929年和2008年,这两?#38382;?#30028;性经济危机都导致美国大量工人失业,很多中产家庭因没有收入失去了房子而流离失所。


所以,在“六稳”工作要求中,稳就业排在第一位,甚至在稳金融、稳外贸之前。这足?#36816;?#26126;,就业(失业)这个我们曾经不怎么关注的问题当?#24459;?#33267;将来,都会显得极为重要。


根据奥肯定律,经济向下波动,中产阶级的失业率则会增加。由于工资具有刚性,如果企业主预期悲观,一般都会选择?#36855;?#32780;不是降薪来压缩成?#23613;?#35268;避风险。所以,企业在产能收缩时,极可能引发工薪中产阶级失业。


失业率上升,劳动市场供给增加,工资则会进一步下调,如?#26031;?#34218;中产阶级为了维持生活和供?#30475;?#22312;讨价还价中处于博弈弱势方,不得不接受低薪工作。


如此,工薪中产表面上已经“稳就业?#20445;?#20294;低薪工作带来的收入可能不足以维持一个合理的生活质素,至于陷入“在职贫困”。


从就业到失业,再到“在职贫困?#20445;?#26159;中产经济返贫的一条常规路径。


关注“稳就业?#20445;?#26356;要关注“在职贫困”。


股票,是中产阶级在房产之后的第二大投资项目。


但是,由于房产几乎透支了中产两个家庭(?#20449;?#21452;方)、三代人(祖孙三代)人的财富,能够投到股票中的资金已经非常有限。


所以,在股票市场中,中产阶级只能承担小散的角色;而西方国家股市主要是机构对决,中产小散的参与资产比例相对较小。


关于小散投资的秘诀,从K线蜡烛图、《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到哲学、宗教,?#26377;?#36947;消息到芒格演讲,中产阶级无比勤苦好学但?#30475;?#37117;防不胜防、大败而归。


股票为什么10投9.5亏?盈利的原因就一个低买高卖,而亏本的原因则各有各的不同。


其实,中产小散投资股票很难赚钱?#23548;?#19978;受经济规律支配。


由于小散财富少、资金少,财富的边?#26159;?#21521;要比富人高,投资回报?#21183;?#26395;要比富人高,可选择性降低,因此容易选择一些风险高的股票,且容?#23383;?#20179;操作,在获得一定收益率时(?#21019;?#26399;望)不愿意退出,在亏损时不及时止损,并且试图频繁操作增加获利回合来提高收益率。


受财富边?#26159;?#21521;规律的支配,不论投资家如何告诫“不要频繁操作,获利的机会就这么几次”、“及时止损?#20445;?#19981;论如何责备自己要吸取教?#25285;?#20294;?#23548;什?#20316;中小散很难执行。


所以,中产小散试图在股票中获利,?#23548;?#19978;是一项抗规律、反人性的艰巨工作。


股票和失业往往具有某种联动性,股灾爆发通常冲击实体经济,导致消费缩减、投资减少,进而影响家庭收入和就业的稳定性。?#34892;?#20013;产家庭常常同时面临股票亏损和失业的双风险。近些年,不少人身边?#34892;?#23478;庭,因炒股失利、先生就业不顺而陷入被动,家中女性不得不?#29260;?#20840;职母亲的工作,选择职场就业以填补家用。


税收 | 社保——“大规模减税”与功能型财政


公共选择学派创始人詹姆斯·布坎南认为,关注加税、减税、税率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税收制度的决策机制。


目前,世界上多数国家?#23478;?#30452;接税为主,包括所得税、财产税等,而部分国家执行的是间接税,比如增值税。


直接税,比如财产税,向富人征税得多,然后转移支付到低收入者,有助于社会公平。而间接税看起来最公平,不存在“劫富济贫?#20445;?#20294;?#23548;?#19978;不利于税收转移支付的效率。由于中产阶级和低收入者在刚性消费?#29616;?#20986;比重大,相当于他们比富人承担了更高的赋税收入比。从边际上来看,中产阶级和低收入者承担了更重的增值税负担。


科?#35745;?#19994;、知识创新企业、高端服务企业,这些企业上游采购很少,大量的是人员工资、奖金支出,因此找不?#38454;?#22815;的发票进行抵扣,因而承担了大量的直接税。创业企业、中小企业、?#20174;?#21033;企业,如果存在大量库存,这就意味着企业亏损不说,还要背负承重的税负。


如此,大量在科?#35745;?#19994;、知识服务企业?#32422;?#20013;小企业就业的中产,?#32422;?#21019;业型中产就承担了比?#29616;?#30340;税务负担。


在个税方面,如果只有几千万工薪阶层,缴纳了上万亿的个人所得税,而所谓的有闲阶级的财产税如房产税又未开征,而?#26102;?#25152;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征收20%的税?#23454;?#20110;个税税率,那么就会导致“劳动重税、?#26102;?#36731;税?#20445;?#24037;薪阶层平均税?#33322;现兀?#36896;成征税不公平。


由于全球化市场,富人财富转移极为便利,政府一般不敢对富人大规模加税,担心富人将资产转?#39057;?#28023;外,因此大量的税收负担只能留给“走不了”的中产阶级?#32422;?#20013;小企业。


很多国家税收无法支持财政开支,政府不得不通过发放债券、土地货币化、财政赤字货币化等方式融资,而这种举债模式带来更为沉重的负担,最终也是通过增加中产阶级的税收,或者增加货币供应来解决。而不论哪一种方式,中产阶级的财富都将受损。问题在于,目前这是一种全球趋势。


税收负担还有一大部分是社保缴纳。从社保中折射出来的是,社会保障、医疗、教育等公共产品的不足。如此,中产阶级还必须为孩子教育、自己养老与医疗储蓄,加剧了中产阶级的脆弱性。


拉美国家陷入的“中等收入陷阱?#20445;?#26576;种程度上是“中产阶级陷阱?#20445;慌分?#22269;家近十年的动荡不安,某种程度上是中产阶级的衰落与焦虑。


中产阶级群体的崛起,一度被认为是西方民主政治的胜利,是人类文明社会的结构性走向。然而,在金融化的经济制度降维打击下,中产阶级坍缩的风险日益加剧。


后记


?#28304;?#23612;德兰人建立东印度公司以来,尤其是“里根大循环?#24065;?#26469;,人类一直处在一个风险性制度创新的巨大惯性势能之中,纵然明斯基时刻一次次发出残酷的警告,而我们却全然不知已长期沦陷在这一制度性泡沫非均衡之中。


倘若正如奥地利学派所认为的“制度是自发形成的?#20445;?#37027;么?#25226;?#23849;时,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倘若正如西方政治精英所认为的“制度是天才设计的?#20445;?#37027;?#27425;?#20204;一直都在一块大砧板自嗨,亦或是苟且。


Alternate Text
之家微信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

更多独家分析,尽在之家微信

(zczhijia)

评论0 条评论)
福建时时彩事件
wwe摔角传奇游戏 飞艇pk10计划网 武财神可以面朝东吗 烈焰钻石怎么玩 新时时彩 北京pk10人工在线计划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 官方时时彩走势图 武则天彩金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 22选5走势图2006